600mi小说网

第二十五章 滇王墓(1)

文/天下霸唱Ctrl+D 收藏本站600mi.com

关灯 A- 默认 A+ 直达底部

听他讲到此处,我忍不住插嘴问:“那难道是一间水下墓室?”

白眼翁慢悠悠地点头道:“不错,我们找到的那间溶洞正是古滇王的墓室入口。”

胖子一听这话顿时心花怒放,他刚在一旁听白眼翁说故事,都快瞌睡过去了。这下听见“墓室”二字,脸上乐开了花:“滇王的墓室?你是说那个统领多少路铁骑的猎户古滇王?”

“什么猎户不猎户的,你尊重一点儿。”

“本来嘛,好好一个诸侯王,偏爱打猎,不是猎户是什么!”

“随你随你,我这讲到一半,你听也不听,休要插嘴。”白眼翁似乎很讨厌别人打断他的故事。我忙向老人道歉,请他继续讲下去。

“我当时并不知道那是一间墓室,只当自己做梦,到了神仙住的水帘洞。我当时对古文并没有研究,也看不懂墙上刻的是什么东西,隐约觉得自己发现了一处了不得的地方,很有可能找到了师父口中的滇王墓。我在那个溶洞里边待了十来分钟,走走停停,也不敢深入。过了一会儿水中忽然冒出了气泡,贝大海跟张大仙两个人先后浮了上来。他们见到这座巨大的溶洞也十分惊奇。张大仙接连说了好几声果真如此。我问他是什么意思。他说曾经在云南的时候,听人提起过抚仙湖下葬有滇王墓一事,眼下看来,当真如此。”

白眼翁对墓葬并没有过多的研究,疯狗村毕竟是个封闭的地方,平日就算死了大户人家,也就是多占两亩地,多盖两层碑,多种两棵树,吹拉弹唱孝子哭丧,做点派头出来就过去了。得知自己眼前就是滇王墓之后,他也没觉得有多新奇,不就是个埋死人的地方吗?但是张大仙却不这样认为,他似乎对这里很感兴趣,说要上前头去看看。贝大海在人前爱说大话,可这人一少,他的胆子也跟着缩水了。他见前方昏暗不明,四周阴暗潮湿,就建议说反正已经知道下边是个什么东西,还是回去多叫些人来才好。

“我师父可能还在下边呢!要走你自己走!”白眼翁很看不惯这个两面三刀的村长儿子。他取出用油纸和塑料包裹好的手电,径直朝溶洞前方走去。贝大海自然不敢一个人待在原地,只好扭扭捏捏地追了上去。三人一口气走出了近百米的距离,白眼翁不仅好奇道:“不就是个死人墓,怎么这么长,也没瞧见棺材。”

张大仙笑道:“诸侯的陵墓岂能与寻常百姓相提并论。像滇王墓这种规格的,起码有了神道、前室后室、左右耳室三处地方。这还是因为建在水底下,施工多有不便,换到陆地上,那起码要占一个山头的土地。”

“这,这么大的地方?埋死人做什么?”

“当然是占风水抢龙头,安死者贵后人。”

白眼翁听张大仙说得头头是道也不敢与他争辩,只求快些找到师父的人影。大概走了二十来分钟,溶洞终于见了底,地表上除了一道与来时相同的碧泉之外,四周空无一物。

“啥都没有啊!我师父呢,师父!师父!”白眼翁见这么简单就到了尽头,一下子心急起来,他满山洞地呼喊,希望能听见嘎苗师父的回应。

“看来咱们还得再下一次水。”张大仙指着碧汪汪的潭水说,“这是双龙贯珠的局,我们刚才是在小龙的肠子里头,穿过这道水门才能通到正主的胃里边。”

此时的贝大海已经满头大汗,他脸色有些发青,哆嗦道:“这,这个地方太冷了,再下水,我怕,怕……”

“怕个蛋。你瞧你这副怂样,难怪丢了媳妇。水下不比这洞里暖和?你那几年洋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白眼翁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老实说要不是看在村长的面子上,他早就将这个废物丢进水里喂猴子去了。想到此处,他后背不禁犯毛,抚仙湖中以前从未出现过浑身长满白毛的长脸怪,那些白毛猴子又是从水里来的,那会不会是墓室里跑出去的僵尸呢?

他将心中的疑惑对张大仙讲了一下,后者沉吟了一下说:“你的推断很有道理,只是僵尸多为死人所化,尸体僵直,行动缓慢,也没有思考的能力。而白天在渔船上攻击我们的,明显是一件活物,它能跑会跳,也有一定的智力,实在不像是僵尸,但也不能说它与这湖底墓全无关系。毕竟嘛,抚仙湖是一个老君炼丹的葫芦局,其中收治了一些山怪海精也不是没有可能。”

“按您这么说,这不是墓,是个炼丹炉,里头装满了妖魔鬼怪?那滇王算什么,他不是也被埋在这里吗?”白眼翁带着满心的疑惑看向张大仙。后者显然没有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他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笑道:“这些我哪里会知道,不过胡乱猜测,来来来,我们快下去。说不定你师父就在前头。”

白眼翁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受,但是不知道要如何表达。加上他十分担心师父的安危也就没有再追问下去。因为不知道这一汪水的深浅,这次又是白眼翁打头阵。他带了两个新换的水肺,一口气潜了下去。这次下潜给他的感觉十分不同,四周水流不断交织,大小鱼虾在他周围游来游去。他又游了一会儿,发觉根本找不到边际。这时一大群青色的尖嘴鱼从他身边悠然地窜过。他心头一紧,这种青尾尖嘴鱼是他们抚仙湖的特产,外地是绝少见到的。紧接着更多的青尾鱼出现在他面前,白眼翁心想难道水湖相通,自己竟然来到抚仙湖底?真要是这样,想找师父的事无异于海底捞针。偌大的抚仙湖年年都有人失足淹死,如果师父真是被卷进了湖底,那恐怕凶多吉少。只是他怎么也想不通,祠堂里头怎么会无缘无故就多出来一潭连通抚仙湖的水来。这件事恐怕除了当时身在祠堂的嘎苗师父之外,世界上恐怕再无他人能作出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