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mi小说网

第三十一章 毁灭(2)

文/天下霸唱Ctrl+D 收藏本站600mi.com

关灯 A- 默认 A+ 直达底部

老头子一亮相,竹竿子就解释说:“他就是我提过的胡八一,摸金校尉。”

”哦?倒是真传?”

”并非嫡传弟子,不过是个半路出家的野狐禅。”

”嗯,”老家伙架子极大,他看都不看我一眼,只对竹竿子说,”小五你做事,还是太过寡断。不过取一个金印而已……”

我听他这话,以为老头子是要上来硬抢,心中打定主意,他要是敢恃粽行凶,我就将金印吞下肚去,死个干净,免得再受群棕撕咬之苦。不料老头子一抬手,只是轻拍了Shirley杨一肩。

”你要对她干什么!”我怕他对Shirley杨不利,高声厉喝冲上前去要将他一拳放倒。哪曾想Shirley杨忽然之间像换了个人一样,迅速挡在我面前。我心中既喜又惊,伸手要拉她过来。结果,她却从背后掏出一把手枪,吓得我不敢轻举妄动。

”杨指导员,你清醒一点儿,把枪放下再说。”我朝她摆了摆手,生怕她鬼迷心窍,一狠心将我击毙,Shirley杨的枪法我可是见识过的,不可小觑。

她眼神涣散,掌中紧紧地握着手枪。说话间已经抬起手臂,眼睛眨也不眨,朝着自己的左肩”砰”地一声扣动了扳机。鲜血立刻如泉水一般涌了出来,她竟好像感觉不到疼痛一般,只是身体晃了一晃,随即又瞄准了自己的膝盖。

”不要!金印给你,给你!”我再也忍受不住这种揪心割肉般的痛苦,生怕老家伙又让Shirley杨做出自残的行为。我从裤兜里掏出那枚小小的金印,因为太过紧张,手指不断地颤抖,金印有好几次险些掉在地上。

竹竿子脸上也露出不忍的神情,他开口说:“早点儿把金印拿出来,她也不会受苦。胡八一,你真是名副其实的丧门星。”他走到我跟前将金印一把夺了过去。我要不是看Shirley杨还受他们控制,我真想一拳打烂这些浑蛋的脸。

干瘪老人轻蔑地笑了一声,Shirley杨应声而倒。我冲上前要扶她,那干瘪老人缺如同鬼魅一般飘到了我面前,将我拦住。

”金印已经给你了,还想怎么样!”我充满了怒火,那一刻几乎想要把拳头揍进他的胸膛里,打穿打透才能解恨。

老头并不说话,探出一只枯手,他手上的指甲奇长无比,在我眼前晃了一下,我本以为他是要夺我双目,不料老头的手势急转直下,一下子挑开了我的衣襟。我胸前挂的是Shirley杨失踪时留下的摸金符,搬山道人鹤鸽哨的遗物。干瘪老头用长得几乎打卷的指甲挑起摸金符,放在手中玩了一下,随即又将我狠狠地推开。他这一推看似轻描淡写,力道却是出奇得大,我还没反应过来,人已经被他拍飞出去。

”老胡!”胖子虽然被胖粽子压在身下,依旧不忘不了观望形势,他见我被老头一掌拍飞忍不住大叫起来。

我一落地直接撞在了祭台的砥柱上,背脊瞬间像是被人抽出来一样,疼得连话都说不出来,眼前一片漆黑。

竹竿子从背包中抽出一根三尺有余的金色长棍,看样子就是他用公主面具从克瑞莫人手中骗来的金杖,我一直不知道这鬼东西有什么宝贝的,一边忍着巨痛不吭声,一边观望形势。竹竿子将金印倒置,又将金杖竖直着朝金印敲了过去,只听”咔嚓”一声,两件物体居然合为一体,我这才明白,原来这是一件二合一的法宝,非要双剑合璧才能完整。只是不懂他与那古怪老头是出于什么目的,千方百计的要将这件印加秘宝抢到手。

”师祖过目,钥匙已经取出来了。”竹竿子双手朝上,将腰身压低,毕恭毕敬地将金杖献上去给了老头。

他单手提起金杖,轻飘飘地从我身边走过,我几次想伸手拉住他,可手上一点儿知觉都没有。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老头走上了祭台。他将晕倒在石台上的四眼一下子摔了出去,四眼在台阶上连滚了几圈,最后倒在我身边,脸上的眼镜早就碎成了玻璃渣子。

老头子两手轻抚台面,自言自语道:“就在这里……就在这里……”说完,他高举金杖,朝着石台狠狠地插了进去。

说来也怪,看似结实的祭台,一下子被金杖戮穿。整个祭祀室猛地抖动了一下,一开始我以为是自己的幻觉,可随后晃动越来越剧烈。我忍住巨疼,半撑起身体:“你们想干什么,神庙要塌了!”

老头毫不理会我的警告,将金杖拔出石台,续而又是一下猛力地贯穿。这个时候,神庙的天顶已经出现了一道巨大的裂缝,不少岩石脱落下来,将站在两旁的黑皮粽子砸成了肉酱。我见那老头如疯魔一般,自知无论如何再也不能坐以待毙,咬紧了牙关想要站起来阻止他这一疯狂的毁灭行径。

我才一动,手边忽然被一个冰凉的东西碰了一下,我低头去看,只见四眼面朝着我,偷偷地眨了一下眼。他动了动手指,用血水在地上写了一个”逃”字。我抬头再去看竹竿子和老头,试着咳嗽了一声,他们都在全神贯注地注视着祭台,并没有将我们这几个受伤待宰的羔羊放在眼中。我立刻俯身问四眼:“你伤得怎么样,能不能动?”他点了点头,不断地拿眼角瞄着出口处的黄金大道。我估算了一下距离,咬牙说:“胖子还在他们手里,这个地方马上就要崩塌了,一会儿,你带Shirley杨先跑。我留下来拖延时间。”

”你们在干什么!”竹竿子本来站在老头身后,神庙剧烈地晃动并没有扰乱他注意力,他转过头来,厉眼扫了我和四眼一下,冷笑:“垂死挣扎!看我现在就来收拾你们。”

我知道再不行动就来不及逃生,大喝一声:“胖子开枪!”竹竿子惊慌地扭头,看见胖子还被大粽子死死压在地上,知道是我耍的花样,不禁大喝一声。可惜我早就准备,趁他分神的瞬间,鼓起全身的力气飞扑上去。四眼立马从地上爬起,朝一直昏迷不醒的Shirley杨跑了过去。我见计划成功,心中杀意大盛,两手死死地掐住了竹竿子的颈脖。他没料到我受了重伤还能如此凶悍,先被我压在地上,然后两人扭打着翻滚起来。这个时候,那干瘪老头仿佛不存在世间,全然不理睬我们的搏斗,他大力拔起金杖,狂笑不止,也不知道一个人傻乐个什么劲儿。

竹竿子对他大叫:“快,快,还差最后一下。”我听不懂他们的暗语,只看见神庙的墙角已经开始坍塌崩坏,巨大的石块在无数灰尘的包围下纷纷倾泻下来,连地表都出现了裂缝。

竹竿子被我压在身下,提膝一撞,正中我受伤的腰腹。我吃疼之下,松开了双手被他连踹两脚,踢飞出去。

”老胡,顶住,我来了。”原来是胖子趁着神庙解体之际从僵尸身下钻了出来,他上来就是一个飞扑,用独门绝技”重磅炸弹”将竹竿子一击绝杀。

我怕干瘪老头有异,急忙又看了一眼祭台,只见他使出全力,黑色的外套一抖。金杖整个没人祭台之中。

”轰”的一声巨响,远处的日印花树慢慢发出了即将倒塌的悲鸣。”大家快跑!支柱倒了,这地方马上就要完全倒塌了。”我也顾不上老头最终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拎起胖子朝黄金大道逃去。

”老胡,那小子太瘦了,我肚子硌得慌。”胖子将手臂搭在我肩上,一边跑一边诉苦。我恨不得连手都用上,没命地在黄金大道上甩跑,气喘吁吁道:“现在都什么时候了,房子要塌了快,你还计较这些干吗!”

我这话没有半点虚构的成分,神庙从中央祭祀室开始一点一点地崩坍,我们身后的世界简直是在以光速消失。不仅如此,黄金大道尽头的石门已经被不断倾泻的巨石堵得几乎只剩一道门缝,四眼扛着Shirley杨在门外一个劲儿地朝我们招手、呐喊,不过塌方的动静实在太大,我耳边到处是轰鸣声,根本听不见他在喊什么。

我们冲到石门边上,下边的通道已经被堵了个水泄不通,四眼从对边丢了一条绳索过来,我俩立刻攀住这条救命的绳索从石门上部的缝隙中钻了出来,我爬出石门时,最后看了一眼祭祀台,除了满地被砸烂的棕子,早就空无一人。

”老胡,你干吗呢?快下来!”胖子和四眼扛着Shirley杨,在门外朝我招手,我嗯了一声,直接跳下碎石壁,抱起Shirley杨与他们一同朝外边跑去。

随着身后的世界在泥土和石壁中轰然倒塌,我们总算在最后关头冲出了神庙。外头的阳光一片灿烂,林芳一直守在旁边的树林中,她见我们平安归来,激动得红了眼。胖子朝林芳笑了笑,还未来得及说话就径直倒了下去。我们几个人被他吓得紧张了好一会儿,最后才发现他是因为失血过多加上腹中饥饿,被活活饿晕过去了。

记载着印加帝国最后一份秘密的太阳神庙就在一片嚣杂的灰烟中化为了废墟,这无疑是一次考古界的巨大损失,即使是我这么一个大老粗也不免在回程的路途中感到惋惜,四眼屡次向我问起最后发生的事情,我只能将自己片面的感受说给他听,至于那个干瘪老头到底是谁,他想找的又是什么,一切都要等Shirley杨完全清醒之后再解释。不过,眼前有一个巨大的问题在等待我们去解决,回了美国,如何向王浦元作一个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