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mi小说网

第十七章 食人部落(1)

文/天下霸唱Ctrl+D 收藏本站600mi.com

关灯 A- 默认 A+ 直达底部

初入亚马孙流域土著村落,我们几个人被当地的武装土著围了个水泄不通,秃瓢说土著的毒箭十分厉害,可谓见血封喉。连丛林里最凶悍的美洲豹都抵挡不住这种土著用当地植物萃取的毒素。

正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我们一看根本不可能从这些土著手底下逃脱,立刻举起双手表示我们并没有攻击性,而是怀着友好的态度前来求宿。小王八和秦四眼轮流用西班牙语跟他们沟通,结果那些土著一个个面无表情,胖子想上前解释,被一根毒箭刺中了衣服边,再也不敢乱动。我催促秃瓢说:“刘大哥,你不是会说他们的方言吗?快点儿跟他们交流一下,总这么举着也不是个事。”

谁知道秃瓢一时紧张,连仅有的几句克丘亚语也忘了个干净。我们被土著捆了个结实,拿羊毛绳拴成一排,被押进了铺盖着五色驼毛毯的酋长帐篷里。

胖子想起一些道听途说的小故事,朝我靠了靠低声问:“老胡,你说他们是不是吃人啊?”

我被他这么一问,心都揪起来了。听说有些原始部落因为生产力低下,时常会拿族中的老弱病残和夭折的幼儿用做储备粮食,我们这一群膘肥体壮的年轻人落入他们手中,万一真成了传说中的人肉宴,那岂不是亏大发了,还不如当初拼死一搏,即使死在毒箭之下也好过当了别人的盘中餐、碗中肉。

小王八听见我们的对话,吓得哆嗦了一下。胖子见他害怕,继续蛊惑他说:“这位大少爷平时吃的是山珍海味,想必细皮嫩肉十分可口。一会儿让那边的红皮土著先拿你开刀,我们也跟着闻点儿肉香。”

小王八被他这儿一说,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全无平日里的威风。秦四眼看不过去,拿肩膀顶了胖子一下:“不看看这里谁的肉最多,我听说有些部落喜欢用上等肥肉祭祀神明,待会儿把老王你丢湖里洗白,直接抹上棕油绑在火刑架上生烤了才是真的。”

胖子立刻反驳说自己只是虚胖,不如老胡身子骨健壮,全是瘦精肉,比较有咬头。我说你怎么老在关键时刻叛变,不带你这样出卖战友的,回头他们要烤你我可真不管了。

秃瓢被我们越来越离谱的推测弄得哭笑不得,只好开口说:“这里的部落有自己的耕地,更多时候靠狩猎为生,定期派人用打来的猎物去镇上换取生活必需品。和现代社会还是有一些接触的,不吃人,更不拿活人祭祀。我与他们的老酋长有过一面之缘,待会儿我向他解释一下,回头再送他们一些医疗用品和驼羊毛就是了。你们几个千万别添乱。”

我心想你他妈的说得挺容易,怎么在门口的时候不跟人家商量商量,现在大家都被捆了,你还有闲工夫琢磨讨价还价的事,真是人不可貌相,这群人一个比一个不靠谱,看来之后的行动我必须打起十二分精神才能带领这群杂牌军活着冲出亚马孙。

酋长帐篷里面十分宽敞,和我在内蒙古插队时见到的大蒙古包相当。里面的布置十分简陋,挂满了各种野兽的头骨,和五彩斑斓的驼毛绳结,这种绳结有点儿像我们北方过年时候挂的中国结。我听Shirley杨介绍过,印加人没有自己的文字,他们的信息都是通过一种叫”奇谱”棉线来打结记录,这种”奇谱”用骆驼或羊驼毛制成,在主线上,用不同结系上不同颜色的绳子,然后在主绳上串上密密麻麻的副线。每种颜色代表着不同的涵义,比如红色代表军队,黄色代表黄金,白色代表白银,绿色代表粮食。而绳结的数量也代表着不同的数字,如一个单节是10,两个是20,一个双节100。在美国国家博物馆里,收藏着从古印加国找到的巨大奇谱,上面有几千个绳结,根据专家的解读,发现这是一张记录了古印加国当年粮食产量的农业报表。据说当年西班牙侵略者攻占库斯科时,当地居民最先抢救的不是遍地可见的黄金,而是挂在自己腰间的奇谱,这些用羊毛编织起来的绳结才是印加人心目中最重要的私人财富。

部落酋长是一个干瘪如柴的老头,他头上戴着巨大的红羽头饰,脖子上挂着老粗一条石头项链,腰间系着五彩斑斓的奇谱,盘坐在帐篷中间,正拿一双深陷在眼窝里的褐色眼睛不动声色地盯着我们几个人看。为首的土著勇者把我们一个个推进了帐篷,然后绕着老头站成了一圈,把我们几个围在了正中间。我们脚下踩的是用豹皮和驼羊毛制成的地毯,显示着眼前这位干瘪酋长在部落中无可比拟的崇高地位。

秃瓢指着酋长腰间的奇谱说:“这位酋长叫做奇谱卡玛雅,在克丘亚语里,就是绳结保管人的意思。在古印加,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去碰太阳族也就是皇室专用的奇谱的,一个称职的奇谱卡玛雅,能够像盲人一样,只靠手指的触摸分辨出奇谱上的内容。在普通民众心目中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民间传说皇室奇谱是由太阳神印提亲自编织的,上面记录了印加帝国每年将发生的大事记,所以皇室御用的奇谱卡玛雅又被称做是’神的仆人’。我们眼前的这位老人就是皇家奇谱卡玛雅的后人。”

秃瓢说完之后,又用一种听起来像要把舌头咬断的别扭语言叽里呱啦对卡玛雅酋长大说特说了一通。干瘪酋长一开始没什么反应,越到后来,他的表情越发舒展开来,到最后几乎笑成了一朵风雨中的小菊花。他一边和秃瓢对话,一边拍着自己的大腿,围在我们四周的土著勇士,一个个忽然跟抽了疯一样,跟着他边拍大腿边绕着我们跳舞。

胖子说坏了这是他们在做饭前运动,活动开了膀子,好拿我们下酒。

我往后退了一步,把他们几个集中在一起,说:“待会儿要是情况不对,我们先扑上去把那个红毛酋长按倒,抢了他腰上的绳结,其他土著要是敢轻举妄动,咱们就把他们的最珍贵的奇谱毁掉。”

小王八缩在秦四眼身后,仰着头问:“我们都被绑着呢,压老头容易。怎么毁绳结?”

我一想也是,但情况危急顾不上许多,就对他们说:“大不了用牙齿,直接咬断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