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mi小说网

第九百七十九章 五子同心魔

文/忘语Ctrl+D 收藏本站600mi.com

关灯 A- 默认 A+ 直达底部

在白瑶怡惊诧目光中,金弧在干尸上爆裂开来。

这具不知多少年前的尸体,瞬间在金光中溃散瓦解,化成了一堆白色灰烬。

“走吧。看来真是我多虑了。”韩立目眉头一皱的默然片刻,淡淡的说道。

然后他大步走出了此地。

白瑶怡轻笑的摇摇头,不以为意的跟了出去。

不久后,二人重新出现在了通道中,继续向前飞去。

当二人身影远去,一抹紫光最终被黑色阴风淹没时,洞窟中的石柱下方,突然间一个人形黑影悠悠的从地面下升出。

此黑影全身乌黑,面目模糊,仿佛就是一个纯粹阴影。只有双目,闪动着妖异的绿光它先看了看入口处变成冰碴的孽猿,又低首看了眼石柱跟前的灰烬,蓦然身形往地上一扑。

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黑影一个打滚后,灰烬立刻飞向黑影,其全身贴满并丝毫不掉。

接着黑影口中一阵低鸣,身上放出阵阵的黑气,将全身包裹在其中。

片刻后,黑气一阵翻滚后,一个和原先一模一样的干尸从里面走了出来。

这一次,干尸不再是毫无生气的死物模样。而是头颅转动一下后,忽然对准入口处一张口,一股黑濛濛阴风喷出,直接将孽猿冰碴残骸席卷其内。

在黑风中,寒冰以肉眼可见速度融化冰消。

“嗖”的一声,一只完整孽猿就从风中跳跃而出。

它仰首呲牙了几下,立刻几个起落后到了干尸身下,身子往干尸腿上一爬上,就如同宠物般不动了。

干尸则伸出一只乌黑爪子,随意的按了按孽猿头颅两下,双目却盯着出口处,绿光闪动不已。

此干尸竟如同普通人一般的在思量什么,完全一副灵智已开的样子。

就在韩立等人分头行事的时候,南疆某处巨山峰顶上,一处庄园中爆裂喊杀声震天,正有近百名黑袍修士用各种法宝法器攻击一层淡黄色光幕,而此光幕将大半庄子罩在其中,但里面却只有十几名黄袍修士拼命舞动一个个颜色各异阵旗,来加固那层光幕禁制。

只是因为人数太少,眼看光幕摇摇欲坠的,人人都面露惊慌之色。

在庄园上空数百丈高空处,却有一名容貌威严的中年修士,同样一身黄袍,却脸色苍白异常。

而在离他为中心的四周,却遥遥站立着五个灰白色人影,每个都奇淡无比,仿若轻烟的样子。

但这些人影呈圆形,正好将中年修士围在了中间。

“宗兄,你真不能放何家一马?我和鬼宗宗主也算是有数面之缘的。只要道友肯手下留情,我愿意带领何家族人从此退出修仙界,再也不出世。而且这里是南疆,道友如此肆无忌惮,就不怕惹出事端。”中年修士虽然知道渺茫,仍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的仰天说道。

“你们何家已答应归附我们阴罗宗,事到临头却又想反悔。把我们阴罗宗当成什么了!不要以为居家搬到南疆,本宗就找不到你们了。为了本宗的名声,也只有让何家烟消云散了。而宗某还想借道友的首级一用,好震慑下屑小之辈。道友是自己了断,还是让在下亲自动手。五子同心魔出手的话,可是尸骨都无存的。”明明附近空无一人,四周却突然传来悠悠的话语,声音飘忽不定,却让人无法分辨出男女来。

一听此话,黄袍修士心中一沉。

就在这时,下方的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黄袍修士面色大变的飞快向下方一扫,只见护住庄园的光幕终于被击成了碎片,化为点点莹光溃散的无影无踪。

黄袍修士面上,一丝血色都没有了。

庄园外的阴罗宗修士却一阵欢呼,接着铺天盖地的光芒压下,刹那间就将光幕内的十几名庄中修士淹没在了其中。

“你们敢……”

黄袍修士再也无法忍住的一拍腰间灵兽袋,一道黄光从袋中喷出,随之化为一条数丈长黄蟒激射而下。

“道友何必和下面小辈一般见识。还是让宗某领教一下道友的浑天砖吧。”那神秘人物淡淡的一声言语,四周白影中一个忽然一动,后发先至的蓦然出现在了黄蟒下方。

遁速之快几近瞬移。

黄蟒凶光一闪,血盆大口一张,就狠狠向白影要去。

白影却二话不说的身形一抖,蓦然化为一颗巨型骷髅头,丈许大小,通体雪白。黄蟒见此一惊,就要将身形停住。但是却已经迟了。

骷髅头“嘎嘎”几声怪笑后,一张口,一蓬白丝从口中喷出,一下将蟒首缠住,瞬间就包裹的严严实实。

黄蟒大惊下自然拼命的挣扎,一条仿若钢鞭的巨尾,更是一扫之下狠狠栽在了骷髅头上。

但是骷髅头根本晃也不晃一下,反而口中突然间泛起一阵灰光,并沿着白丝就直接传到了黄蟒上。

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从蟒首开始,灰光所过之处,原本油亮鼓鼓的蟒身迅速黯淡干瘪下来。转眼间此蟒血肉竟然不翼而飞,变成了皮包骨头的样子。

黄蟒自然就此一命呜呼了。

而骷髅头却还未有罢手,白丝一抖之下,将直接将整具蟒尸都席卷进了大口中,然后使劲的咀嚼起来,发出了“嘎嘣”“嘎嘣”的可怖之声。

见跟随自己多年的灵蟒,落得如此下场,黄袍修士惊怒的同时,目中一丝怨毒闪过.

他扫了一眼四周靠近的白影,突然单手往后脑一拍,口中喷出了一物出来,却有一块数寸大方砖,黄濛濛的样子。

黄袍修士一掐诀,冲此砖凝重一指。

此宝一个盘旋飞到了空中,接着在光芒中疯狂涨大起来。几乎一呼一吸之间,一个庞然大物就出现在了黄袍修士头顶。

足有十余丈大小,上面黄芒刺目,符文流转,实在气势惊人。

“这就是浑天砖?真是闻名不如不见,实在让宗某有些失望。看来在下也没有露面的必要,就让五魔让送道友一程吧!”那名隐匿起来的修士叹息了一声,仿佛极为的失望。

此话刚落,其余白影身形一动,向黄袍修士徐徐飞来,轻飘飘的。

黄袍修士也不理会对方不屑之言,朝靠近白影一扫后,蓦然大喝一声,吼声直震云霄之外,头上浑天砖立刻滴溜溜的旋转起来。以此物体积,自然一股飓风瞬间刮起,一下将黄袍修士罩在了其中。

但是几道白影却对此视若无睹,一接近飓风十余丈后,竟然立刻身形一长的向飓风激射而去。

“找死!”

无数道黄芒从风中激射而出,竟全是尺许大小的一块块方砖。

轰隆隆之声大响,转眼间几道白影被淹没进了光华之中。

而趁此机会,蓦然从飓风中喷射出一道黄虹,一闪即逝的向天边飞射而去,眨眼就到了二十余丈之外。

“哼!”一声冰寒刺骨的冷哼。

随后噗噗几声,四道白影竟从黄芒中如无其事的飞遁而出,然后一闪之下,全都从原地消失不见。

下一刻,惊虹的前方突然有空间波动传来,灰光闪动下,四个白影一下浮现而出,一言不发的往惊虹上一扑。

黄袍修士大惊,身形一顿下,急忙手一扬。

顿时数丈大一块巨砖共毫不客气的击在了白影上,但是几道白影若无其事的一晃,身形竟直接穿透巨砖而过,转眼间就到了黄袍修士面前。

这一下黄袍修士慌乱了起来,一只手一挥,将一件早就扣在手中的古宝亮了出来。

竟是一面蓝色令牌。

此宝只是一晃,就一片蓝霞喷出,几道白影一入其中仿佛立刻身形凝滞,仿佛寸步难行。

黄袍修士脸上还没来及露出喜色,几道白影蓦然一阵怪笑,身形就在蓝霞中自行溃散。

黄袍修士见此,暗叫不好,急忙周身灵光一现,就要飞遁而走。

但眼前忽然白气一现,几条若有若无的人影从其中一扑而出,竟视黄袍修士的护体灵光如无物,直接洞穿后没入他身体中不见了踪影。

黄袍修士尚未反应过来时,就感到体内元婴蓦然一紧,身体一热,似乎全身血液都沸腾起来了。

这就是他在这世间最后感觉,下一刻,就两眼一黑的人事不知了。

若是有其他人在附近,就可清楚的看到,黄袍修士面孔竟在已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干瘪下去,转眼间就化为一具骷髅似的干尸。

干尸中的元婴,更是直接被附身体内的白影吞噬个干净。然后四道白影这才心满意足的从干尸中飞出,化为四个骷髅头,将残尸也凶残的分食了。

这时另一只白影才慢悠悠的也飞至赶来。五道白影并肩站立在了一起。

这时,下方的庄园中爆裂声拼斗声也已经停止,并有一名黑袍老者飞遁是激昂来。

“参加大长老!何家修士七十二口已经全部灭杀,还尚有嫡系凡人,三百余口,请长老定多。”黑袍老者一飞至白影身前,恭敬的束手而立。

“全杀了。”神秘修士冷冷的说道。

“是!”黑袍老者答应道,就要飞遁而下。

“且慢,葛长老早先来信说,杀害本门四长老并抢走一杆阴罗幡的修士,可能也在南疆了。此间事情已了,下面所有人手全面追查此人下落。我会在南疆坐镇一年,若有此人踪迹,会立刻出手除掉他的。本宗的镇宗之宝怎可落入外人之手。”神秘修士阴沉的吩咐道。

“是,师侄立刻吩咐下去。”黑袍老者神色一凛,恭声答应道。然后化为一道乌光飞落下去。

“能击杀持有阴罗幡的四师弟和逃出天澜圣殿的追杀,这可比何家废物强多了,应该是个有意思的对手吧!”神秘修士等黑袍老者离开后,喃喃自语了一句,似乎对韩立很感兴趣的样子。

在白瑶怡惊诧目光中,金弧在干尸上爆裂开来。

这具不知多少年前的尸体,瞬间在金光中溃散瓦解,化成了一堆白色灰烬。

“走吧。看来真是我多虑了。”韩立目眉头一皱的默然片刻,淡淡的说道。

然后他大步走出了此地。

白瑶怡轻笑的摇摇头,不以为意的跟了出去。

不久后,二人重新出现在了通道中,继续向前飞去。

当二人身影远去,一抹紫光最终被黑色阴风淹没时,洞窟中的石柱下方,突然间一个人形黑影悠悠的从地面下升出。

此黑影全身乌黑,面目模糊,仿佛就是一个纯粹阴影。只有双目,闪动着妖异的绿光它先看了看入口处变成冰碴的孽猿,又低首看了眼石柱跟前的灰烬,蓦然身形往地上一扑。

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黑影一个打滚后,灰烬立刻飞向黑影,其全身贴满并丝毫不掉。

接着黑影口中一阵低鸣,身上放出阵阵的黑气,将全身包裹在其中。

片刻后,黑气一阵翻滚后,一个和原先一模一样的干尸从里面走了出来。

这一次,干尸不再是毫无生气的死物模样。而是头颅转动一下后,忽然对准入口处一张口,一股黑濛濛阴风喷出,直接将孽猿冰碴残骸席卷其内。

在黑风中,寒冰以肉眼可见速度融化冰消。

“嗖”的一声,一只完整孽猿就从风中跳跃而出。

它仰首呲牙了几下,立刻几个起落后到了干尸身下,身子往干尸腿上一爬上,就如同宠物般不动了。

干尸则伸出一只乌黑爪子,随意的按了按孽猿头颅两下,双目却盯着出口处,绿光闪动不已。

此干尸竟如同普通人一般的在思量什么,完全一副灵智已开的样子。

就在韩立等人分头行事的时候,南疆某处巨山峰顶上,一处庄园中爆裂喊杀声震天,正有近百名黑袍修士用各种法宝法器攻击一层淡黄色光幕,而此光幕将大半庄子罩在其中,但里面却只有十几名黄袍修士拼命舞动一个个颜色各异阵旗,来加固那层光幕禁制。

只是因为人数太少,眼看光幕摇摇欲坠的,人人都面露惊慌之色。

在庄园上空数百丈高空处,却有一名容貌威严的中年修士,同样一身黄袍,却脸色苍白异常。

而在离他为中心的四周,却遥遥站立着五个灰白色人影,每个都奇淡无比,仿若轻烟的样子。

但这些人影呈圆形,正好将中年修士围在了中间。

“宗兄,你真不能放何家一马?我和鬼宗宗主也算是有数面之缘的。只要道友肯手下留情,我愿意带领何家族人从此退出修仙界,再也不出世。而且这里是南疆,道友如此肆无忌惮,就不怕惹出事端。”中年修士虽然知道渺茫,仍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的仰天说道。

“你们何家已答应归附我们阴罗宗,事到临头却又想反悔。把我们阴罗宗当成什么了!不要以为居家搬到南疆,本宗就找不到你们了。为了本宗的名声,也只有让何家烟消云散了。而宗某还想借道友的首级一用,好震慑下屑小之辈。道友是自己了断,还是让在下亲自动手。五子同心魔出手的话,可是尸骨都无存的。”明明附近空无一人,四周却突然传来悠悠的话语,声音飘忽不定,却让人无法分辨出男女来。

一听此话,黄袍修士心中一沉。

就在这时,下方的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黄袍修士面色大变的飞快向下方一扫,只见护住庄园的光幕终于被击成了碎片,化为点点莹光溃散的无影无踪。

黄袍修士面上,一丝血色都没有了。

庄园外的阴罗宗修士却一阵欢呼,接着铺天盖地的光芒压下,刹那间就将光幕内的十几名庄中修士淹没在了其中。

“你们敢……”

黄袍修士再也无法忍住的一拍腰间灵兽袋,一道黄光从袋中喷出,随之化为一条数丈长黄蟒激射而下。

“道友何必和下面小辈一般见识。还是让宗某领教一下道友的浑天砖吧。”那神秘人物淡淡的一声言语,四周白影中一个忽然一动,后发先至的蓦然出现在了黄蟒下方。

遁速之快几近瞬移。

黄蟒凶光一闪,血盆大口一张,就狠狠向白影要去。

白影却二话不说的身形一抖,蓦然化为一颗巨型骷髅头,丈许大小,通体雪白。黄蟒见此一惊,就要将身形停住。但是却已经迟了。

骷髅头“嘎嘎”几声怪笑后,一张口,一蓬白丝从口中喷出,一下将蟒首缠住,瞬间就包裹的严严实实。

黄蟒大惊下自然拼命的挣扎,一条仿若钢鞭的巨尾,更是一扫之下狠狠栽在了骷髅头上。

但是骷髅头根本晃也不晃一下,反而口中突然间泛起一阵灰光,并沿着白丝就直接传到了黄蟒上。

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从蟒首开始,灰光所过之处,原本油亮鼓鼓的蟒身迅速黯淡干瘪下来。转眼间此蟒血肉竟然不翼而飞,变成了皮包骨头的样子。

黄蟒自然就此一命呜呼了。

而骷髅头却还未有罢手,白丝一抖之下,将直接将整具蟒尸都席卷进了大口中,然后使劲的咀嚼起来,发出了“嘎嘣”“嘎嘣”的可怖之声。

见跟随自己多年的灵蟒,落得如此下场,黄袍修士惊怒的同时,目中一丝怨毒闪过.

他扫了一眼四周靠近的白影,突然单手往后脑一拍,口中喷出了一物出来,却有一块数寸大方砖,黄濛濛的样子。

黄袍修士一掐诀,冲此砖凝重一指。

此宝一个盘旋飞到了空中,接着在光芒中疯狂涨大起来。几乎一呼一吸之间,一个庞然大物就出现在了黄袍修士头顶。

足有十余丈大小,上面黄芒刺目,符文流转,实在气势惊人。

“这就是浑天砖?真是闻名不如不见,实在让宗某有些失望。看来在下也没有露面的必要,就让五魔让送道友一程吧!”那名隐匿起来的修士叹息了一声,仿佛极为的失望。

此话刚落,其余白影身形一动,向黄袍修士徐徐飞来,轻飘飘的。

黄袍修士也不理会对方不屑之言,朝靠近白影一扫后,蓦然大喝一声,吼声直震云霄之外,头上浑天砖立刻滴溜溜的旋转起来。以此物体积,自然一股飓风瞬间刮起,一下将黄袍修士罩在了其中。

但是几道白影却对此视若无睹,一接近飓风十余丈后,竟然立刻身形一长的向飓风激射而去。

“找死!”

无数道黄芒从风中激射而出,竟全是尺许大小的一块块方砖。

轰隆隆之声大响,转眼间几道白影被淹没进了光华之中。

而趁此机会,蓦然从飓风中喷射出一道黄虹,一闪即逝的向天边飞射而去,眨眼就到了二十余丈之外。

“哼!”一声冰寒刺骨的冷哼。

随后噗噗几声,四道白影竟从黄芒中如无其事的飞遁而出,然后一闪之下,全都从原地消失不见。

下一刻,惊虹的前方突然有空间波动传来,灰光闪动下,四个白影一下浮现而出,一言不发的往惊虹上一扑。

黄袍修士大惊,身形一顿下,急忙手一扬。

顿时数丈大一块巨砖共毫不客气的击在了白影上,但是几道白影若无其事的一晃,身形竟直接穿透巨砖而过,转眼间就到了黄袍修士面前。

这一下黄袍修士慌乱了起来,一只手一挥,将一件早就扣在手中的古宝亮了出来。

竟是一面蓝色令牌。

此宝只是一晃,就一片蓝霞喷出,几道白影一入其中仿佛立刻身形凝滞,仿佛寸步难行。

黄袍修士脸上还没来及露出喜色,几道白影蓦然一阵怪笑,身形就在蓝霞中自行溃散。

黄袍修士见此,暗叫不好,急忙周身灵光一现,就要飞遁而走。

但眼前忽然白气一现,几条若有若无的人影从其中一扑而出,竟视黄袍修士的护体灵光如无物,直接洞穿后没入他身体中不见了踪影。

黄袍修士尚未反应过来时,就感到体内元婴蓦然一紧,身体一热,似乎全身血液都沸腾起来了。

这就是他在这世间最后感觉,下一刻,就两眼一黑的人事不知了。

若是有其他人在附近,就可清楚的看到,黄袍修士面孔竟在已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干瘪下去,转眼间就化为一具骷髅似的干尸。

干尸中的元婴,更是直接被附身体内的白影吞噬个干净。然后四道白影这才心满意足的从干尸中飞出,化为四个骷髅头,将残尸也凶残的分食了。

这时另一只白影才慢悠悠的也飞至赶来。五道白影并肩站立在了一起。

这时,下方的庄园中爆裂声拼斗声也已经停止,并有一名黑袍老者飞遁是激昂来。

“参加大长老!何家修士七十二口已经全部灭杀,还尚有嫡系凡人,三百余口,请长老定多。”黑袍老者一飞至白影身前,恭敬的束手而立。

“全杀了。”神秘修士冷冷的说道。

“是!”黑袍老者答应道,就要飞遁而下。

“且慢,葛长老早先来信说,杀害本门四长老并抢走一杆阴罗幡的修士,可能也在南疆了。此间事情已了,下面所有人手全面追查此人下落。我会在南疆坐镇一年,若有此人踪迹,会立刻出手除掉他的。本宗的镇宗之宝怎可落入外人之手。”神秘修士阴沉的吩咐道。

“是,师侄立刻吩咐下去。”黑袍老者神色一凛,恭声答应道。然后化为一道乌光飞落下去。

“能击杀持有阴罗幡的四师弟和逃出天澜圣殿的追杀,这可比何家废物强多了,应该是个有意思的对手吧!”神秘修士等黑袍老者离开后,喃喃自语了一句,似乎对韩立很感兴趣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