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mi小说网

第九百二十七章 风起乍起

文/忘语Ctrl+D 收藏本站600mi.com

关灯 A- 默认 A+ 直达底部

一各时辰后,宫装少女仪态万千的从地火殿中走了出来时,随其一起来的那些男女,早就在殿外等的有些急了。

那三名炼器殿弟子,也老老实实的始终作陪一旁。这些男女修士个个都来历非凡,实在不是他们这些低阶修士,敢怠慢分毫的。

一见少女绰约的走出来时,顿时这些年轻男子一拥而上的围了过去。

“郡主,怎么样?”

“血丝银没有被那家伙弄坏吧?”

……这些人个个热情之极的问道。

“没事,多谢诸位师兄的关心。韩师兄已经帮我精炼好了材料,中间并未出什么差错。”少女一拂额前的一缕青丝,雍容华贵的微笑道,哪还有丝毫和韩立在一起时的野丫头形象。

正从地火殿中也走出来的韩立,看到这一幕,不禁嘴角抽搐一下。

“嘿嘿!韩小子,你也真够狡诈的,竟然拐弯抹角的从这么一个小女孩口中套出了乌凤翎的出处。怎么,你还真想去那里打那岛主的乌凤主意。”

“当然。既然知道能加强三焰扇威力的方法,自然要尽力一试了。花费了诸多珍稀材料和心血,威力还不能令人满意的话,岂不白忙活了一场。毕竟普通的古宝对付元婴中后期修士上,实在没有多大的威力了。走吧,他们滞留皇清观的几日,我就在密室中待着就是了。省的,被这些家伙骚扰,耽误了自己的修炼。”韩立淡淡的说的,然后人无声无息的溜出了地火殿,往自己的住处而去。

……下面的两日,那宫装少女又偷偷来找韩立一次,还想让其精炼什么东西。但韩立早已挂出闭门修炼的牌子,并打开了门口的一个简单禁制,让此女撅着嘴巴的在其住处外转了一圈后,不得不悻悻的离去。

两日一过,这些年轻男女终于随那名美妇离开了皇清观,炼器殿重新回复了正常。

韩立偶尔出来精炼下材料,准时完成每月任务外,其余时间都专心修炼明王决。

时间一个月一个月的过去了,由于韩立每次都能按时完成精炼任务,让那韦老对其越发器重起来了。中途甚至又抽出时间,给韩立讲解了一些有关材料精炼的特殊手法。然后渐渐将一些珍稀的材料,也交给韩立炼制起来。

韩立见此,仍不动声色的的月月将这些任务按时完成,一次也没有拖延过。这让韦老有些惊讶起来了,终于认可了韩立在炼器上的天赋,自然将更多的东西,时不时的传授给韩立,同时开始将手中正在炼制东西,所需材料的不太重要部分,也交给韩立处理了。

结果没多久,韩立惊讶的发现,交给其炼制的竟全部都是罕见的土属性材料。这让他心中不禁有些愕然!

毕竟除了一味追求以力取胜的少数几种宝物外,罕有什么法器法宝全部都用土属性材料炼制的。

不过,这一切都和他没有什么关系。他还是风雨无阻的按照原定计划,一点点修炼第二层的明王决,并隐隐感到了自己身体的惊人变化。就在这时,山外的甘家突然派人给他送来了一条消息。说是送其入山的那位严姓儒生突然生了一场大病,竟然因病过世了。

“大病?当日观看过其身体,并没有什么隐疾在身的?”韩立手到此消息的时候,大感意外的自语了这么一句。同时联想到,最近皇清观中多次出现陌生修士,用神识悄悄扫视馆内情形的事情发生,隐隐一副山雨欲来的样子。

“这里决不能久待下去,否则还不知被卷入什么大麻烦中。”韩立凭借自己的丰富经验,立刻就做出了这番决断。

顿时在剩下的时间里,韩立修炼明王诀越发的用心了。

……一年多后,皇清观出现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情,一名炼气期外事弟子突然莫名其妙的在观中失踪了。这顿时惊动了观中的几位高阶,甚至连那位元婴期的老道姑听闻了此事,也亲自过问了起来。

这么一名低阶弟子的不见,相对观中数千弟子来说,原本是鸡毛蒜皮大的一件小事。但偏偏这名弟子是炼器殿中一名能为观中正炼制东西,提供一定助力的弟子。

这就难怪惊动了这般多的皇清观高层了。

如今,在当日老道姑曾经和那名玉姓美妇商谈的阁楼中,老道姑坐在中间的一把太师椅上,旁边则站着另外两名一身黄袍的道姑。一名四十余岁,一名则二十七八的模样。

“怎么回事,我们皇清观禁制重重,竟让一名弟子,神不知鬼不觉的凭空不见了。你们两个就没有什么话说吗?”老道姑面色阴沉,冷冷的问道。

“启禀师伯,我已经探查过来门内的所有禁制,结果全部完好无损,不像有遭外敌入侵过的迹象。看来要不是来的是阵法大家,要不就是那名弟子自行离去的。“中年道姑迟疑了一下,恭敬的回道。

“阵法大家。我们皇清观的护观大阵,就是大晋的那几名阵法宗师到此,也无法一夜之间就从外面破掉的。不过若是从里面离去的话,倒并不是多难的事情。那名弟子叫什么名字,有何来历吗?”老道姑眉头一皱后,想起什么的问道。

“这名弟子叫韩立,是华莲师侄两年前从白露书院,将一名正要拜师的散修带回观中的?”年轻的道姑似乎打听过相关的消息,急忙的回道。

“韩立?这名字怎么和叶家刚刚招收的那名长老的名讳一模一样。”老道姑蓦然一呆,吃惊的说道。

“是的。师侄刚刚听到这弟子名字时,也是愣了一下。不过两者多半是巧合吧!毕竟一名是元婴期,一名是炼气期,怎么也不大可能扯上关系的。”年轻道姑分析的说道。

“巧合?这世间虽然巧合的事极多。但是偏偏在我们炼制那东西关键时期,有人失踪了。而且失踪的人还凑巧和族内新加入长老同名同姓。不管是不是真是凑巧,此事都必须好好查清楚。派人人给京内送信,问问族内那位‘韩长老’和这位韩立间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瓜葛吗?另外,先将华莲那丫头叫来,我要亲自问问这名弟子被带回本观的过程。看看是不是白露书院给我们下了什么圈套。还有,炼器殿的进度一刻都不能停,我们负责炼制的东西,一定要在三年内炼制完毕,这才不能误了大事。”老道姑面无表情,口中发出了一个接一个的命令。

“是,师叔!”

“遵命!“其她两人口中连连称是,随后告辞,下去布置这些事情去了。

老道姑一见二人离开了阁楼,这才长叹了一口气,身子向后一仰,缓缓闭上了双目。

三个月后,益州最大的泰兴坊市,有一名年轻人,用散万灵石的高价买走了坊市某商铺摆放了近百年,都无人问津的一块不知名矿石。

五个月后,樊郡著名的樊川交易会上,一位蒙面修士,用十五万灵石的高价,拍走了三块火锡木。

半年后,丰州开隆府,当地一家叫鸣剑宗的中等宗门中发生失窃之事,宗门内收藏的一只铁角犀的灵角,突然间不翼而飞。

八个月,曲郡第一世家中的宗平世家,有一名面目奇丑的元婴中期大汉突然找上门来,用一株千年灵草和一枚七级妖兽灵丹交换其家族收藏的五光木。结果宗平世家家主不从,并请出了族内的两大元婴长老,一起出手对付此人。结果被这名元婴中期修士,用大神通轻易将着两名长老化为了两块巨冰。

宗家家主大吃一惊,无奈之下,只好忍痛交出来五光木。结果那名丑陋大汉,接过此木,狂笑几声,就扔下来一株灵草和一枚妖丹扬长而去。宗家的两位长老被费了好大功夫才被破冰救出,虽然没有性命之忧,但也元气大损了不少。

九个月后……短短的一年多时间,大晋南部频繁出现年轻人,蒙面修士、丑陋大汉,三人的行迹,他们四处搜刮各种珍稀材料,其中年轻人专买那些无人知晓的古怪材料。而蒙面修士则屡屡在拍卖场大大的出手,仿佛手中的灵石无穷无尽。

陋大汉则毫不客气的找上,各地的世家和一些小宗门头上,强行用灵药妖丹换取他们收藏的各种罕见的天才地宝。

当然其中也穿插着,一些中大型的宗门,门内库房中的某些东西,诡异的一夜之间不见了踪影。

前两人倒还罢了,年轻人和蒙面修士,除了个别有心人外,并无人注意到什么。

后面的蒙面大汉的强买强换和各修仙宗门头上频繁发生的库房失窃之事,却顿时震动了大晋整个南部的修仙界。

不但失窃的各修仙宗门大怒之下,纷纷派出门下弟子,四下搜寻这位神通广大的神秘盗贼而,而那些被丑陋大汉强买宝物的大小世家,他们背后支持的修仙宗派同样懊恼之极的派出人手,遍布各处的到处搜寻这位胆大妄为的丑陋大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