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mi小说网

第114章 龙天宇的退意

文/尼姑庵的和尚Ctrl+D 收藏本站600mi.com

关灯 A- 默认 A+ 直达底部

PS:这两天比较忙,更新的少了点,和尚争取周末的时候补上,抱歉!

龙天宇是很相信李铮的,因为他一直认为李铮也是一个想为老百姓干点实事的官员,从任国胜的嘴里听到了李铮的名字,龙天宇知道他所认识的李铮已经不在了,在人民群众和自己的前途两个选择上,李铮选择了后者。

“天宇,官场就是这样,有的事情是我们不能决定的。”任国胜安慰了龙天宇一句。

龙天宇轻轻点了点头,说道:“我明白,任书记,对不起,打扰了。”

“没事,如果还想不开,就过来跟我聊聊。”任国胜对于龙天宇这个有想法、有干劲的年轻人还是很欣赏的。

“任书记,谢谢你。”龙天宇道了一声谢,又跟任国胜说了一声再见,他才转身离开了任国胜的办公室。

出了纪委办公楼,龙天宇漫无目的的在街上走着,他很迷茫,觉得前面是一条充满了迷雾的路,他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走下去了。

“叮叮叮……”龙天宇的老式诺基亚手机响了起来,他拿出手机一看,是杨可馨打来的电话,龙天宇便摁下了了接听键:“可馨。”

“天宇,你接到我的电话不高兴吗?”听到龙天宇的语气软绵绵的,杨可馨有些生气。

龙天宇道:“我正在想一些工作上的事情,我等会再给你打电话,好吗?”

“那好吧。“杨可馨意兴阑珊的挂了电话,虽然有很重要的事情还没有跟龙天宇说,但是她还是不想打扰龙天宇工作。

龙天宇收起手机,继续在街上闲逛,不知不觉之间,他走到了高庙乡那条进乡公路的入口处,看着坑坑洼洼的公路,龙天宇长叹了一口气,或许用不了多久,这条路还会恢复现在的模样。

“嘀嘀。”汽车的喇叭声在龙天宇身后响起,龙天宇这才发现自己站到了路中间,他连忙让到一边。

龙天宇让开了,那辆按了喇叭的车却没有立刻开走,而是缓缓停到了龙天宇身边,车窗摇下,一个中年男人探出头来:“小兄弟,请问高庙乡是不是从这条路进去?”

龙天宇点点头:“就是从这里进去,不过这条路不太好,你们开车的时候最好慢一点。”

中年男人点点头,道了一声谢,正想把头缩回去,却听见坐在后排的人对他说道:“叫他上来给我们带路。”

中年男人微微愣了一下,随即又对龙天宇说道:“小兄弟,我们是第一次去高庙乡,能麻烦你给我们带个路吗?”

“好啊。”龙天宇犹豫了一下,他不想回去跟高晨路桥签约,干脆就趁这个机会避开了,有了决定,在上车之前,龙天宇干脆把手机也给关了。

“来,你坐副驾驶。”中年男人下了车,把副驾驶的位置让给了龙天宇。

龙天宇轻轻点头,然后上了车。开车的司机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身子坐的笔直,神情严肃,太阳穴微微凸出,龙天宇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个开车的年轻人是一个高手,而且是一个从军队里出来的高手。

龙天宇再向后看去,除了刚才向他问路的中年男人之外,车上还有另外一人,一个五十来岁的中年男人,看见龙天宇向后面看过来,他朝龙天宇微微笑了笑,说道:“小兄弟,麻烦你了。”

龙天宇道:“不麻烦,我正好也要回高庙乡去,正在想办法回去,这不正好可以搭一个顺风车嘛。”

“小李,开车吧。”问路的中年男人对司机说道。

司机应了一声,发动汽车开了出去,那个一开始就坐在后排的中年男人闭上了眼睛,似乎是在思考什么事情。

进入高庙乡的进乡公路,汽车就开始颠簸起来,司机小李也没有开过这样的烂路,双手紧紧地握住方向盘,额头上也出现了丝丝冷汗。

“这条路都烂成这样了,当地政斧竟然不出手修一下,简直就是不作为。”问了的中年男人一脸的愤怒。

龙天宇身为高庙乡代乡长,中年男人说当地政斧不作为,那不就是在说他不作为吗?他哪里忍得住,便大声道:“这位大叔,你真不了解情况,这条路已经烂了好几年了,不过听说最近就要开始修路了,还是从省上争取到的资金,否则就凭我们高庙乡,那是绝对修不成这条路的。”

“你挺了解的嘛。”中年男人淡淡的看了龙天宇一眼。

龙天宇道:“不了解不行啊,毕竟是自己的家乡,能够看到自己的家乡发展起来,这当然是最好的。”

“你说的那么肯定,我还以为你是乡政斧的呢。”问话中年男人呵呵笑着。

“您还真才对了,我就是乡政斧的。”龙天宇倒也不否认,不过他没有说出自己具体的职位。

“哦?”那个微闭着眼睛的中年男人睁开了眼睛,问道:“我听说你们高庙乡正在搞桃花旅游,你能跟我说说具体是什么回事吗?”

龙天宇道:“这个好像没什么说的,正好有资源,正好有机会,所以就发展了。”

“应该不是这么简单吧?竟然有资源,那以前为什么没有发展呢?你就给我们说说吧,严格的说起来,我的老家也是在高庙乡,自然希望家乡可以得到很好的发展。”中年男人不依不饶的问道。

中年男人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龙天宇只好打开了话匣子,跟他聊了起来:“要真说起来,桃源村在不久之前还是乡政斧头痛的一个地方,对了,桃源村就是高庙乡整备发展桃花旅游的地方。”

“为什么头痛?”这一次问话的是问路的那个中年男人。

龙天宇道:“那些桃树是上上任的乡委书记搞出来的,据说只是为了迎合市里某个领导的喜好,在栽种桃树的时候就承诺了每亩地要给几百块钱的补助,桃树是栽下去了,可是补助却一直没有发,桃源村几乎所有的土地都拿去种植桃树去了,老百姓没地种粮,补助也没有拿到手,没饭吃了,自然要闹事了。

后来在一次偶然的情况下,咱们高庙乡现任的代乡长发现了商机,并且去全省的商洽会上招了一个投资商回来,将要投资一千多万开发旅游,这不但为老百姓找到了致富的道路,还解决了困扰乡政斧多年的问题。”

夸起自己来,龙天宇倒是一点也不含蓄。

“这个乡长倒是不错,干了点实事。”问路的中年男人赞赏的点了点头,又道:“不过俗话说的好,要致富先修路,你们这条进乡公路如此糟糕,就断旅游开发起来了,会有人去你们那里旅游吗?”

龙天宇道:“大叔,你说的没错,是要先修路,所以这条路马上就要动工了,会在我们高庙乡的桃花节开幕之前通车。”

那个一直坐在后排的中年男人开口道:“根据我的了解,现在距离桃花开应该只有两个月不到的时间了,这段的时间,这条路能成为一个合格的工程吗?”

“以前我能保证,现在我保证不了了。”龙天宇轻叹一口气,不知不觉之间已经用上了第一人称。

“为什么保证不了?”那个一直坐在后排的中年男人问道。

龙天宇道:“这条路本来已经确定要经过竞标来选择承包商的,但是一个有背景的公司横插了一腿,那些本来想要竞标的公司全走了,只剩下了两家来做一个陪衬,更让我气愤的是有些人在群众利益和自己前途的面前选择了后者,不顾廉耻的讨好那家公司,竟然把底价也告诉了对方,让那家公司仅仅以一万元的差距竞标成功。

那个公司的名气虽然大,但是明眼人都知道他之所以有这么大的名气,并不是因为这个公司的实力有多强大,而是因为他的背景,把这条路承包给这样的公司,我真的很担心会修出一条不合格的路。”

“你很担心?看来你应该是一个当官的。”那个问路的中年男人笑眯眯的看着龙天宇。

龙天宇道:“一个小小的代乡长而已,芝麻绿豆大小的官,说白了就只是一只应声虫而已,别人说什么,那就是什么,就算知道老百姓的利益要受损,我还不是什么都干不了。”

“乡长应该是正科级干部吧,你这么年轻就是正科级干部了,以后一定是前途无量了。”问路的中年男人眼里闪过了一抹惊讶的神色。

龙天宇呵呵冷笑了两声:“或许吧,但是结果谁知道呢,我已经不想继续干下去了。”

“为什么不想干下去?为人民群众服务难道不好吗?”那个一直坐在后排的中年男人盯着龙天宇问道。

龙天宇感觉到一股看不见的气势朝自己压了过来,这是一种上位者才有的威压,龙天宇不由得微微愣了一下,心里猜测着这中年男人的身份,嘴上回答道:“我想为老百姓干点实事,可是我没有决定权,只能是一只应声虫,竟然如此,我还不如早一点放弃好了,不能实现自己的梦想,继续下去又有什么意思呢?”

“我可以把你的这种行为当成是一种懦弱的表现。”那个一直坐在后排的中年男人眼里闪过一丝不屑。

“我懦弱?”龙天宇很不满,大声道:“我不懦弱,我只是不想看见自己的努力全都白费了,发展旅游的商人是我招回来的,修路的钱是我去跑回来的,一条贯通川省和渝市的高速公路的雏形是我提出来的,但是我的努力马上就要白费了,你觉得我还有必要继续留下来吗?”

听见龙天宇的话,两个中年男人对视了一眼,他们的脑海里都冒出来了一个人的名字。